金属探测迷:在海滩上探宝发财不是目的

美国《连线》杂志报道,他们是我们童年记忆中幽灵式的人物,是小朋友躲在未完工的沙堆城堡后面观察的人物。他们有目的地在海滩上摸索前行,希望能够发现不可思议的宝藏,身边的年轻人无不投以关注和好奇的目光。他们是谁?他们就是金属探测迷,一群典型的独行客。

形象地说,金属探测就是要找到一个特殊的维恩图(也叫文氏图,用于显示元素集合重叠区域的图示)中的“甜蜜点”,也就是逃避现实、加入感兴趣的团体、丰富的想象力和户外活动的结合点。金属探测迷是一群手拿探测器的另类,追求非典型的体验。最近,《连线》杂志在湾区采访了一些海滩金属探测迷,了解探测过程中的决窍,他们使用的行话和鲜为人知的生活,同时也探寻何种因素促使他们在寻宝道路上欲罢不能。

金属探测迷头戴巨大的耳机,将自己与整个世界隔离开来,专注于自己的探宝之旅。对于新手来说,探测到一个瓶盖也会令他们兴奋不已。“湾区搜寻者”组织主席亚历克斯·凯莱说:“金属探测就是我的宗教。”与凯莱一样,很多金属探测迷将寻宝本身当成一次类似冥想的体验,帮助他们摆脱俗世的烦恼与不快。

金属探测经常是一个人的旅途,在与时间赛跑过程中,探测迷之间也会展开竞争,看谁能够抢在他人前面探到宝藏。无论是在海滩上还是荒野上,到处都留下他们的足迹。他们中很多人加入俱乐部,经常碰面,交流心得体会,将自己的探宝经历与同伴们分享,比如找到他人遗失的订婚戒指这种意外收获或者差点与狗屎亲密接触这种糗事。

从表面上看,金属探测可能是一种容易误入歧途的发财方式,实际上,大多数寻宝猎人很少卖掉自己探测到的物品。对于他们来说,发现贵重珠宝和文物的时候虽然不多,但也不是非常罕见的事情。有时候,他们发现的物品可以支付购置装备的费用,但我们听到最多的还是“我一直保存着探测到的一切物品”,通常是一堆堆的硬币。发财并不是他们追求的终极目标。寻宝猎人麦克·泽亚卡斯说:“外人很难体会到我们挖到金币或者银币时的那种心理满足感。”凯莱说:“那是一种巨大的快乐!”

在决定将发现的哪些物品带回家时,一些寻宝猎人要比其他同伴更具有鉴赏力。他们发现的物品各种各样,有的价值连城,可以收藏在博物馆,有的则是毫无价值的废物。在某些寻宝猎人眼里,破手表和生锈的火柴盒(一个玩具品牌)汽车的价值不亚于钻戒和美国内战期间联邦军使用的武器。

俱乐部经常会锦上添花,对上演惊人发现的会员予以奖励。碰面时,会员们相互展示他们五花八门的战利品,有些不免让人联想到超现实主义画家的作品,有些则是人们随意丢弃的物品。加州寻宝俱乐部的一名会员表示,他的收藏盒中有一个未用过的避孕套,俱乐部不仅拍了照片,还将照片登在网上。

每逢周末,凯莱都会前往旧金山的金门公园寻宝,他发现的银币年代可追溯到100多年前。1906年地震过后,很多无家可归者在公园搭起帐篷。在公园暂住期间,他们留下了一系列物品,既有铜钮扣这样不起眼的物品,也有金币这样的贵重物品。金币是海盗和金属探测迷的共同目标,但却很难探测到,它们的声音很容易被现代垃圾屏蔽。当被问及遗物与垃圾的比例时,泽亚卡斯说:“1比1000。”在公园进行挖掘时,凯莱和泽亚卡斯均戴上手套,主要为了防止将手弄脏,同时也保护双手免遭注射器刺伤。

为了找到理想的寻宝地,凯莱和其他探测迷根据旧地图和照片提供的信息反复商议,判断哪些地方一度人烟鼎盛,当地居民可能留下让他们感兴趣的物品。此外,他们还要对相关档案进行研究。古代的藏宝图上用“X”标注出藏宝地点,现代寻宝猎人则使用更为先进的工具。凯莱的先进装备是iPhone手机,用于获取“多产”寻宝地的GPS坐标。

通常情况下,凯莱不会与同伴以外的其他寻宝者分享这些信息。他说:“我本可以持更开放的态度,但按照这条规则,你不能告诉别人在哪里发现一件特殊物品。我们的心态与探矿者类似。”这就像淘金者划地盘一样。凯莱更愿意采用一种共享式的寻宝方式,但旧的传统很难改变。对于很多寻宝猎人来说,让其他人参与其中就像放弃母脉一样。

实际上,金属探测也是一个“烧钱”的爱好,为了提高探测能力,一些狂热者不惜投入重资,花1500美元购买性能卓越的探测器,相比之下,入门级探测器的售价只有350美元左右。高性能的金属探测器能够根据不同金属发出的声音进行辨别,这也就是为什么探测迷会戴巨大的耳机。耳机中传来的每一个声响都是线索,集中精神是区分易拉罐和金币的关键。

金属探测迷要准备一把边缘带锯齿的泥刀,用于切段植物的根。标准的Lesche品牌泥刀零售价在50美元左右,配一个皮套,便于携带泥刀。读者不要小看皮套,这可是寻宝猎人的必备装备。

另一个必备装备,外形好似一个烤肉架点火器,可以戴在身上。地下成像仪实际上是一种小型金属探测器,拥有很高的精确性,售价通常在50至200美元之间,高端版也可卖到600美元。

这件工具既是一个铲子,也是一个筛子,能够在加快挖掘速度的同时进行筛选,以减轻最后的背包重量。长柄筛铲允许寻宝者无需弯腰便可铲起地面上的目标物,售价在40至150美元之间。

在6年前开始迷上金属探测后不久,戴夫·克拉克便关掉了细木工匠店,以便有更多时间花在这种爱好上。克拉克是湾区搜寻者寻宝猎人俱乐部最活跃的会员,他说:“在5年前所有人都去金门公园寻宝时,我却不得不忙于手头的工作。这帮家伙在电话中告诉我‘保罗刚刚发现一枚银戒指’。”此事简直让克拉克发狂,他多么渴望加入同伴的寻宝行列。

迄今为止,克拉克已经发现了100多件宗教物品,其中包括数十枚圣克里斯托弗奖牌。这种奖牌是冲浪爱好者的最爱,据信能够给他们带来好运,然而,奖牌也经常掉进海里,最后成为克拉克的战利品。

那些要求死后将骨灰洒在沙滩上的人可能认为,他们的骨灰将完全消失在环境中,不会有人想到曾有人在这里撒骨灰,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在沙滩上,寻宝猎人们曾多次发现两角五分硬币大小的金属火化标签。这种标签放在死者的遗体上,能够经受住焚尸炉的炉火考验,最后被放入骨灰瓮。火化标签用于核实死者的身份。海滩寻宝猎人丹尼斯·威尔逊说:“即使站在悬崖上,将骨灰撒向大海,火化标签也会幸存下来。”威尔逊小心翼翼地保存所发现的物品,硬币数量估计可达到15万枚,火化标签接近20个,存放在收藏盒中。

绝大多数寻宝猎人彼此非常友好,但有时也会发生矛盾。据一名老兵级寻宝猎人俱乐部会员回忆,俱乐部曾有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在最“肥沃”的寻宝地狂撒铝铆钉以扰乱竞争对手。金属探测迷面临的一个巨大障碍并不是内部竞争,而是环境部门的各种规定。政府部门以保护环境为由,禁止他们在很多海滩和公园寻宝,这些地区是他们最喜欢的目的地。虽然寻宝猎人认为环保部门这么做是出于保护环境的需要,但很多人也认为这种做法有些过火。在他们看来,在地上挖一个洞不可能对环境造成很大破坏。

寻宝猎人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寻找宝藏上,有些人甚至设法追溯宝藏的源头。虽然一些物品具有一定历史价值,但很多寻宝猎人并不在意它们的源头。他们更愿意去想象物品的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